话说马当路


 在上海的马路中,马当路算是一条很不起眼的路,它北起金陵西路,迄于徐家汇路。说起来马当路也是算是有些历史年头的。它筑于1898年,初起名狼山路,1906年以法国驻沪总领事名改称白来尼蒙马浪路,1946年以江西省地名马当命名,改称为马当路。
马当路是与淮海中路相交的一条窄窄的马路,虽然地理位置极其优越,但在很长的时间里,却不被人注意。现今的马当路,一幢幢充满现代感的高楼大厦的拔地而起和各种高档消费会所、商场的入驻,更是使这条一向低调地隐匿在淮海中路和新天地旁的马当路,猝不及防地变得时尚起来,甚至一些老房子的底层也迫不及待地开出了一家家情趣小店。如今轨道交通9号线和13号线又在徐家汇路马当路设置了马当路站,原本无声无息的马当路在市民的心中渐渐凸显了名声。
宠辱不惊的马当路在过去的岁月有着承载它们痕迹便是这条路上默默伫立着的老房子。除此之外,在马当路南侧430号一座办公楼有着显为人知的,记载着这座城市变迁发展、显示城市动力的建设者辛勤奉献的风貌。
在淮海中路、马当路之间的石库门里弄房屋的尚贤坊40号曾见证了民国时期最著名的江南才子郁达夫和第二任妻子王映霞现代文坛一段轰轰烈烈的恋爱传奇。郁达夫在日记里曾这样写道:“我的心被映霞搅乱了,南风大,天气却温和,月明风暖,我真想煞了映霞,不知她是否也在想我,此事当竭力进行,求得和她一个永久的朋友。” 1927年6月,郁达夫与王映霞在杭州聚丰园餐厅正式宴客订婚,次年2月在上海结婚,3月迁入上海赫德路(今常德路)嘉禾里居住,过起了虽然清贫但却甜蜜的生活,并很快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可惜,这段婚姻持续了仅仅12年光阴,因为彼此性格上的很大差异,两人最终劳燕分飞了。
被西方艺坛赞为“东方之笔”,与西画泰斗毕加索齐名,有“东张西毕”之说、晚年荣获国际艺术学会金奖,被世界舆论称为“当今世界最负盛誉的中国画大师”的张大千1923年寓居在马当路西成里16号客堂间,前楼住着当时已蜚声画坛的黄宾虹。两个年龄和名声相去甚远的画家,在此结下善缘,彼此成了好朋友。当时,这里成了知名画家的聚会之地,据说善于烹饪的张大千还常常亲自下厨款待客人。17号则居住着张大千的兄长张善孖,并取名为大风堂。画室中央摆放着一张很大的特制画案,四周墙上挂满了兄弟俩的书画作品。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张氏兄弟举家迁往苏州网师园,不久他们又迁回老家四川。1941年起张大千赴敦煌临摹壁画三年。1949年,张大千赴新德里举办画展,此后便旅居阿根廷、巴西、美国等地,并在世界各地频频举办个人画展。1976年,返回台北定居,完成巨作《庐山图》,1983年4月2日病逝。
离西成里不远的马当路306弄是一条叫做普庆里的石库门弄堂,弄堂口挂着“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的招牌,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曾在弄内4号驻扎。这是一幢建于1925年的三层楼石库门住宅建筑,1993年被修葺一新并初步恢复旧址原貌后正式对外开放。穿过底楼天井便是会议室,墙上悬挂着金九等当年韩国志士的黑白照片以及临时政府的两面旗帜,中间是一张方桌,上面放着茶具,桌子周围摆着一圈圆凳;后面是灶间。二楼是金九办公室兼卧室,三楼是“要人宿舍”,宿舍隔壁原亭子间开辟为展览厅。2001年,动迁与旧址相邻的3号、5号居民,扩建为展览厅。展览厅面积从18平方米扩大到100多平方米。同年12月19日,旧址再开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被称为“韩国民族独立运动的圣殿”,经常有各界韩国人士结伴成队前来参观,他们中有在职总统、在职国会议长和在职国务总理等。几乎每一位来上海的韩国人都要到这里来“朝圣”一番,因为在日本帝国主义残酷统治时期,临时政府给韩国国民带来过国家独立的希望,这座小小的石库门房子曾经承载着所有韩国人的光复梦想。
马当路在八十年代之前,是一条以老式石库门建筑为主的居民密集的老马路。在当地老居民心里,向来有南马当路与北马当路之分。南北以合肥路为界,这是因为在合肥路与建国东路之间的马当路曾经被棚户区的扩张所阻隔,南北马当路互不贯穿,陌生人寻觅至此,犹如进入迷宫,门楣上虽有醒目的门牌号,但必须从黄陂南路或者淡水路绕行后才能找到。南马当路虽然也有些石库门建筑,但两边的房舍年代已久,破败不堪,与石库门房子夹杂着年代不很久远的西式新式里弄的北马当路,形成了上只角与下只角两个截然不同的特征符号。
1986年,政府结合卢湾区旧区改造拆除了南马当路的棚户简屋,并辟通了马当路(合肥路-建国东路),在此兴建了数幢高层的马当小区,在对面则建起了一幢高七层约4274平米的办公楼,之后在西侧拆除了日伪时期建造的煤球厂和上海墨水厂,改建为复兴苑。1988年8月,上海市市政工程开发公司由汉口路193号迁此办公。
随着上海城市基础设建设不断发展,经数次更名为上海市市政建设处作为上海第一家承担政府市政建设专业建设管理职能的建设单位——马当路430号在市政行业内声誉鹊起。在八十年代初期主要承担市政动迁用房、地区排水系统、城市道路等工程的建设。市政建设处作为建设单位在1985年5月24日承担了中国首批实施的高速公路之一的莘松高速公路的建设任务,经过五年多时间的建设,全长20.5公里的莘松高速公路在1990年12月22日建成通车。九十年代初随着浦东开发的进程加快,上海城市欠债已久的“住房难、乘车难、行路难”日益困扰着各级政府,并阻碍了城市发展进程。
之后,市政建设处先后承担了虹梅路道路拓宽、外滩交通综合改造、江苏路道路拓宽、吴淞大桥、岚皋路铁路立交、光新路铁路立交、日晖港改造以及真光、天山、宜川、泗塘、塘桥、陆家浜等地区排水系统的建设,极大地改善旧城区市民居住环境和交通出行难的矛盾。
1993年,全长8.45公里的南北高架路开始建设。涉及黄浦、卢湾、静安、闸北四个辖区的十万居民大动迁拉开城市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的帷幕。之后延安高架路、浦东国际机场市政配套、磁悬浮市政配套等具有国际影响的特大型市政工程相继建成投入运营,城市交通环境和投资环境有了进一步的改善,提升了上海城市形象。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马当路430号的市政建设者相继承建了铁路上海南站、共和新路高架、中环快速路、轨道交通9号线、外滩交通综合改造、上中路、龙耀路越江隧道、嘉闵高架(北段)等一大批市政工程项目,尤其是参与外滩交通综合改造工程的建设者在33 个月全面完成了外滩地区功能重塑,风貌重现的综合改造工程,创造了百年外滩经典传奇和喜迎世博、添新貌的可喜成绩。展示出城市建设者胸怀大局、无私奉献的敬业精神;攻坚克难、开拓创新的进取精神;精细管理、紧密合作的团队精神,不仅为2010年上海世博会召开提供了便捷快速的交通设施,而且培育了一大批具有丰富实践经验、引领城市发展的生力军。
由马当路430号建设者承建的南北高架路、延安高架路、沪芦高速公路和共和新路高架等一批重大市政工程先后荣获鲁班奖、詹天佑奖和国家市政金奖等称号,赢得了社会各界的赞誉和市民的尊重。
在上海快速发展的20多年里,历任上海市领导吴邦国、陈至立、黄  菊、徐匡迪、习近平、俞正声、韩  正等先后视察马当路430号市政建设者承建的重大市政工程项目,并对上海城市发展给予指导和关注。
期间,时任上海市委书记黄菊、副市长倪天增、夏克强等多任政府领导曾相继在马当路430号的会议室筹划上海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进程,改善上海市民出行难的矛盾。1995年底南北高架路建成之后,时任上海市副市长的夏克强驱车前往浦东的动迁居民家中,为动迁居民代表送上市政府感谢市民为上海发展而牺牲小家奉献精神的金钥匙。1997年的小年夜,夏克强副市长还与来自全国各地的外来劳务工代表一起吃着年夜饭,共同吟唱着《洪湖水,浪打浪》等红色歌曲,感谢广大建设者为改善上海交通矛盾离开阔别已久的家乡和亲人,在为上海城市建设辛勤奉献着。
“马当路430号不仅凝聚了城市建设者的智慧和才能,更是上海城市建设者的一张灿烂的名片”,上海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总公司领导如是说。
如今,马当路430号的市政建设者继续承担着军工路越江隧道、轨道交通9号线(三期)、嘉闵高架(南段)、虹梅南路-金海路越江隧道等重大市政工程项目的建设任务,并将为上海“十二五”发展的蓝图描绘更精彩、更绚丽的一笔。
马当路,在城市发展历程上,从一个难以默认的符号,渐变为引领都市时尚特征、具有艳丽色彩的审美价值灵性、凸显内在精神追求的社会文化体现。
在上海这座具有生命力的丰碑上,承载着马当路430号的许多莫名建设者为城市的发展和腾飞镌刻的简朴标贴。
 

文/ 姜开城 2011年2月第191期    

 

 

 
站内搜索:

 
 

 

Copyright(C)2001-2018 http://www.shsz.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上海市虹口区广中路411号 总机:021-65930625 传真:63232862
主办:
上海市市政公路行业协会
E-mail:webmaster@shsz.org.cn